蒲白煤化运营公司 冬日暖阳

蒲白煤化运营公司 冬日暖阳

2021-11-26 16:07:44    304次点击               发布者:李文武       字体:【

分享到:

       北方的冬季,寒风总是带着刺骨的冰冷肆虐大地,我总盼望着太阳的出来。冬日的暖阳带来的是温暖、惬意、舒坦,让我想起许多过去的往事,让我笑,让我流泪,让我终生难忘。
       我是在煤矿出生的,也是在煤矿长大的,是一名名副其实的煤二代。那时候,矿区有一所职工子弟学校,从小学到高中都在一个校园里。上小学的时候,每到冬季是穷孩子最难熬的时候。由于家穷姊妹多,母亲每年早早为我们就做好了棉衣、棉鞋、织好了棉袜、棉手套,准备好了棉帽。即便这样,寒冷的北方冬季,还是把我们的手脚、耳朵冻坏了,手上肿的发光,耳朵烂的地方流脓,皴裂的手背渗出血来。母亲晚上烧热水给我们烫脚、烫手,洗净后给我们姊妹分别抹上棒棒油,然后在火上烤一烤,再把我们抱上炕,一个一个盖好被褥。
       在学校课间时,冻得不行,同学们会找一个向阳的地方挤在一起挤暖暖,用活动带来的热量驱走寒冷,这种游戏也会让我们这帮孩子暂时忘掉寒冷的冬季。由于活动量太大,衣服、鞋子烂的很快。每晚,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母亲一针一线给我们的衣服上打着补丁。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父亲在外边找两棵树,在两棵树之间绷一条长绳,母亲瘦小低矮的身躯,把一条条被子搭上去,让太阳晒。晚上睡觉时,被子上有一种热热的香香的淡淡的味道,盖在身上绵软而舒服,是阳光的味道,更像是母亲的味道。
       1990年,我参加了工作,和父亲一样当了一名井下掘进工。当时条件有限,工人们最怕冬季下井,因为作衣房经常没有暖气,当时矿上也没有洗衣房,昨天汗水湿透的作衣没有办法晾干,味道酸臭呛人,冰冷的作衣往赤裸的身上穿时,那种难受、痛苦,是没有经历过的人难以想象的难受,工人们一边痛苦地呻吟着 ,一边咬着牙把潮湿冰凉的作衣穿到赤裸的身上,那滋味真是一言难尽。由于我是矿工子弟,家在矿上,母亲深知下井的艰苦,冬季为我准备了两身作衣,每天穿上干净的下井,湿脏的作衣拿回家,母亲给我洗净放在炉子旁边烘干,第二天叠得整整齐齐的作衣放在我的床头。尤其是母亲为我缝制得棉袜,穿在脚上,在漆黑的巷道里行走,分外的轻松舒适,令工友们羡慕不已。
       回想当矿工那几年,我每天有干爽的净作衣可换,脚上有可脚的棉袜保护,上班有热腾腾可口的早饭,晚上下班再晚都有一盏灯为我亮着,等我回家,再晚下班,锅里都有热饭。现在想起来,那时是多么的幸福啊,这些幸福,来自于母亲的爱和无私的付出。作衣、棉袜、每顿饭菜,都有母亲的味道,那是阳光的味道,如同冬日暖阳,每当想起这些,我都会泪流满面。
母亲的爱,犹如冬日暖阳,在你感到寒冷的时候,就会一如既往地照到你的身上,你的心田。(蒲白煤化运营公司  王贵斌)

 

这篇文章好看吗?

已有 人觉得挺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