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白建庄矿业:悠悠岁月母恩情
首页 > 文学 > 散文

蒲白建庄矿业:悠悠岁月母恩情

2022-01-13 16:37:46    377次点击               发布者:18361233327       字体:【

分享到:

蒲白建庄矿业:悠悠岁月母恩情
母亲嫁给父亲的时候才18岁,正是个很灿烂的年龄。在这样的年龄里,本应该拥有许多绚丽的梦,但是母亲却没有。也许是生活对于她委实过于沉重了的缘故。
母亲的婚礼极其简单,是父亲套着马车把母亲拉回来的。那是一个冬季,出嫁的路单调而寂寞,路旁的树木光秃秃地站立在两旁,马车穿过一片六七里土路,母亲就走完了她出嫁的路,跟随父亲来到了一个名叫仁和村的小山村。
母亲一生勤俭,地里干活回家总会随手捡拾一些枯树枝,夹在腋下,拿回家引火做饭。父亲总会默默地看着母亲,庆幸自己娶了一个会过日子的女人。父亲那时家里穷得叮当响,十五岁双亲就相继去世,丢下父亲兄弟俩相依为命。母亲没有抱怨,她既然选择了父亲,就义无反顾要和父亲一起承担。每次父亲从矿上迟迟不得回家,母亲便会站在村口的大坡上张望着村东头的井架,直到等到父亲出现,她才肯回家。
母亲的心是极软的,村上死了人,她都会去吊唁,陪着人家流泪,眼睛哭成了桃子。她的情感已超出了血缘的范围,她是为生命的苦短无常而哭。母亲的心是善良的,她对春天田野里长出的绿油油的麦苗倍加爱护,看到路边被踩歪的麦苗,她都会蹲下身,细心地培上土。“一年的庄稼,咱农民的口粮啊!”母亲常常这样教育我们。
每次离家,母亲总是唠叨个没完,还固执地要送我到村口,在车的反光镜中,我依然能清楚地看到母亲依旧不肯离去,像木刻一般伫立在尘土飞扬中很久,很久……
母亲那一代人经历的苦难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远去了,却让人永生铭记。如今,母亲老了,去年一场脑梗给母亲留下了很重的后遗症。吃饭时常常把饭菜嚼了一半就又吐到地上,一会儿又笑了起来。有时陪母亲看电视,她就呆呆地坐在沙发的一角,低垂着头,嘴角边挂着两行口水……她已经无暇去看电视了。看着她现在的模样,我心痛如刀绞。
母亲累了,我扶着她慢慢躺下,闭目休息,躺在床上的她,显得那么娇小,苍白的脸上多了几分憔悴、几处老年斑,眼角布满了皱纹,岁月的沧桑都留在了脸上。我多想摸摸母亲的脸颊,又怕惊醒她,只能静静地守着她、看着她!这么多年,是母亲源源不断教给我做人的道理,给予我生活的力量。
母亲给予孩子们的爱太多太多了!“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我原想捧起一簇浪花,你却给了我整个海洋;我原想亲吻一朵雪花,你却给了我整个银色的世界……”默诵着背了好多次的诗句,让终于控制不住我失声痛哭!
而我只是一片树叶,现在,我该用怎样的努力,才能回报母亲给予的我的爱?
 
 

这篇文章好看吗?

已有 人觉得挺不错!

下一篇
蒲白建庄矿业:一秋之季,一带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