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白建庄矿业:对门的表姐
首页 > 文学 > 散文

蒲白建庄矿业:对门的表姐

2022-05-09 15:20:32    220次点击               发布者:18361233327       字体:【

分享到:

蒲白建庄矿业:对门的表姐
每当夜深人静时,总会感叹人生无常,一个个熟悉的或至亲的人在你的生活中悲然离去,自己却束手无策,无能为力!就像我对门的表姐,一个极其普通的农村妇女,在经历了人世间的八十个春秋的沧桑,尝尽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却匆匆撒手而别,不禁让我潸然泪下。
说起表姐,她和我母亲是一个娘家村上的,嫁过来又和我母亲对门住,和母亲年龄相差不到两三岁,却时常把我母亲叫姨,估计是我母亲辈分高的原因。表姐的一生是凄苦的,儿时的记忆中,她是我们家的常客,尤其到农忙时节,表姐更是我们家必不可少的劳力,不是在场里打谷剥豆,就是在家喂猪做饭,看着我们兄妹几个吊儿郎当的样子,一边干嘴里还不停地小声嘟囔着:“一个个都是懒怂……”现在想起来,她无非是心疼她的姨——我的母亲罢了。
听我母亲提过,表姐嫁过来是二房,先后生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在早些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里,看尽冷眼,受尽欺辱,自己过得甚是艰难。表姐秉性刚烈,吃苦耐劳,勤俭持家,冷风凄雨中含辛茹苦将儿女拉扯成人,可谓功高劳苦,但其中表姐的辛酸无人知晓。
2005年秋,母亲检查出来重度高血压,表姐斜对门住,经常就跑过来照看母亲,煎药送水,精心伺候从不含糊,几月过后,却不见好转,表姐心急如焚,便到处寻访问药,她不知从哪听说蚯蚓可当药引子能治母亲的病,便焦急催促我父亲去后沟去找蚯蚓,我父亲拗不过她,便照此去做,吃了几个仍不见好,但执着的表姐认为是吃得太少,要坚持服用,而这时父亲则不再听从,觉得她是无知又固执。看着满眼愁容忧伤的表姐,我知道她是心疼我的母亲。在后来的日子里,西药,中药喝的母亲的重度高血压竟慢慢好起来,好多年在没犯过。
后来我时常工作在外,回家也很少见到表姐。2018年的冬天,中午的太阳照在人身上暖和和的,表姐已经七十七岁了,可是儿女却没人管,独自一个人生活。我看见表姐端坐在门前的大石头上,脸上长满了皱纹,一双粗糙的大手颤颤巍巍从布袋中掏出三尺花布,拿出十块钱来,一脸的拘谨,憨厚的对我说:“你给姐买把挂面去……”我没有接过钱,心里不是滋味,赶紧跑去买了些菜和挂面,给表姐送去,看着表姐步履蹒跚一步步缓缓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当我再去看望表姐的时候,她已经中风了,她手脚无力,走路拄拐挪动,说话口齿不清,还时常流口水,目光中充满了呆滞、迷茫。见到我,甚是总是免不了哀叹一声,隐约听她说道:“你妈比我有福,姐不行了……”临别时,泪眼婆娑地目送我离开,我远远回头看见表姐就像一个木桩一样伫立门口,久久不愿回去!
四十天后,一生刚强坚毅的表姐终究没有抵挡疾病的侵蚀,凄苦离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脸色苍白,眼神游离恍惚,两滴辞世清泪凄然流下。灵堂前,面对表姐的遗像,我长跪不起,一拜表姐当年替年少的我们精心照料母亲之情,二拜表姐坎坷多舛的一生坚韧不屈的精神,三拜表姐脱离人间疾苦,愿天堂无病无灾,有情有爱有温暖,做一个温情似水柔女子!(朱海峰)
 
 
 

这篇文章好看吗?

已有 人觉得挺不错!

下一篇
蒲白建庄矿业:母爱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