増卫疯了
首页 > 文学 > 散文

増卫疯了

2019-12-23 10:39:21    765次点击               发布者:秦颂

分享到:

增卫疯了
秦颂
    “他妈个X,我说不过年不过年,咋还过年呢!”
    大年初一,一个瘦高个的男子,站在巷道的中央,肆无忌惮地高声嘶吼。大老远望去,周围没有人,他在自言自语,左三步右两步地踱来踱去,嘴里念念有词。嘶吼声充斥了整个巷道,飞上了天,与巷道里穿着崭新衣裳追逐打闹的孩子的喜悦,以及家家户户门头贴着的红彤彤春联的喜庆,着实不搭调。
    我的母亲一边刀起刀落地切菜,一边郑重其事地摇着头念叨:“这娃疯了!这娃可怜!”紧接着“哎——”的一声长叹。
我相信,满村子的人都知道他疯了,而且确认无疑。要不然,他怎么会在这大过年的美好节日里,破口大骂,无所顾忌!可是,我却疑问,他又怎么知道今天是过年呢?
    他叫增卫,为什么爸妈给他起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寓意或者殷殷的期望,我不得而知。但我坚信,在他刚出生来到这个世界,乃至幼小年少的时候,与别的每一个孩子、别的每一个家庭一样,他一定是父母手心里的宝,一定给他的家里带来了无穷的欢乐,被寄予了朴素而又无限的美好期望。
    在我的记忆里,增卫是一个精壮的小伙子。干活走路利利索索,说起话来,嘴角都带着笑。可是如今,年过半百的他却疯了,而且被满村人毫不置疑地认为疯了。他现在住的屋,无门无窗,连临巷道的那堵墙都已倒塌。我母亲说,自从他家与别人家置换了宅基地后,增卫才疯的。他竟然将换后的房子该拆不该拆的都拆了,拆后的木料以及各种物件,能烧不能烧的也都一把火给烧了,只留下一间无法挡风遮雨的破房子住……关于口口相传的风水原因,我却怎么也无法理解和接受。他吃饭怎么办?万一深更半夜来只狼或狗把他一口叼走怎么办?我开始无端的猜测。“生活”,已经无法用在他的身上,顶多就是生存,自生自灭般的活着……
    增卫原本有一个圆满的家。父亲是企业职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和有保障的收入,母亲在家养育他和他的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后来,哥哥成家姐姐出嫁了,他的母亲不知怎么就精神不大正常,没过几年就撒手人寰。再后来,父亲到了退休年龄就叫他顶替接了班。然而,企业由于经营不善破产,增卫也随即失业返乡。虽然每月还能领到基本生活费,可他的妻儿却离他而去,只留下增卫一人孤苦地活着。哥哥姐姐帮衬他,却终究因了他的生存状态而无力回天。
    我听了母亲的叮咛,没有招惹增卫,因为,我找不到与他交集的契合点,哪怕他的无厘头的谩骂与节日的气氛难以融合。但是,我却萌生了用一点文字与他交集的冲动。原因在于,他毕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一个还在谩骂、活蹦乱跳的生命。虽然只是自生自灭的生存,有今日没明天的活,却毕竟是在我身边的存在。我无法从医学的角度和人生的角度理清增卫之所以疯的原因。但我想,即便他已是疯子,毕竟他还在,他仍然有自己的世界,疯子的世界,毕竟他也曾经来过,曾经走过,曾经在我的记忆里停留过……
    谁,又敢说,自己永远不会疯掉!
    至少,我还没有一个完全的胆量!
    因为你我,何尝不会死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