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白铁运公司:雪在下,我的铁路工友你好吗?
首页 > 文学 > 散文

蒲白铁运公司:雪在下,我的铁路工友你好吗?

2020-12-04 08:49:57    4085次点击               发布者:蜻蜓点水       字体:【

分享到:

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雪花。窸窸窣窣,如至亲好友在耳畔私语;婆婆娑娑,似母亲温暖的大手抚摸大地。此刻,面对这洋洋洒洒、漫天飞舞的雪,各种情愫涌上心头,那年大雪里的故事就如发生在昨日一般,那样清晰,那样深刻……
那是2008年的冬天,也是这样一个漫天飘雪的日子。那是我在蒲白铁运公司罕井车站担任扳道员的第148天。
当时的罕井车站以站场为中心设有南、北两端两个扳道值班室,我和田秀云、校淑敏、何文丽、胡亚萍一起轮流值守北端岔区。由于北岔区偏远荒凉,站领导考虑到女同志的安全问题,夜间安排两人值守,一个主值,一个副值。
车站当时采用的是6502电气集中设备,南、北岔区基本实现了电气化操控,唯独北端岔区的八、九、十股道需要手动扳道岔来布置进路。每年一入冬八、九、十道就会存满油罐车,当然油罐车也只是暂时存放,这也是当时公司的创收途径之一。毫无疑问这些油罐车的存放安全问题也成了我们每天的巡查项之一。我们就这样每天重复着三班倒的工作,直到那一场雪的降临。
那场雪以“恶魔”的身份登临,不似往日那般可爱灵动。许多地方受雪灾影响,交通、通信中断,电力设备被毁,南方许多未曾下过雪的地方也遭受“恶魔”侵袭,煤成了拯救无数生命的无价之宝。一时间,抢运电煤,支援灾区,成为运输行业的紧迫任务。大局当前,我和北岔区的扳道姐妹们为了保障铁路运输的安全通畅,坚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印象最深刻的是在那场冬雪里的一个夜班,那一晚我主值,校淑敏师傅副值。雪已经持续了一整天,到了晚上反而更大更密了。一接班,我们就做好了“浴雪奋战”的准备,校师傅还特意了带两个馍,当时还觉得她有点夸张,后来想想是师傅比较有经验。
一到岗,我们就将北岔区25组道岔滑床板上的积雪全部清理了一遍。到了晚上9点左右,值班员下达机车计划进八道甩油罐车的作业计划,要求清理进路上24#、26#、46#道岔的积雪。
接指令后,我和校师傅以最快的速度将三组道岔的积雪清理干净,请求值班员测试进路时,控制台却显示24#和26#道岔异常,之后我俩一个在前面扫一个在后面铲,然而反复测试了几次结果却都一样。
由于夜间温度骤降,道岔尖轨与滑床板冻结了,加之24#和26#是一组联动道岔,两组必须同时运转才算恢复正常,要解决上冻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喷灯烤化。
那是我头一次接触喷灯,也是头一回听说喷灯这一物件。校师傅虽说干扳道时间长,可喷灯她也没用过几回。怎么办?硬着头皮也得上啊,那边机车正打着明晃晃的灯在站场上等着呢。
校师傅年长我许多凡事总照顾着我,只见她说干就干,拿着喷灯不停地打压,直到有火苗喷出,她便将喷火口对准滑床板开始烤,谁知洒出来的汽油溅在了手套上,结果火一喷出来就直接把手套给点着了,校师傅连忙放下喷灯,甩掉手套,急得一旁的我拿起扫帚对着着火的手套就是一阵猛打。火熄灭之后,我和校师傅盯着那只发黑的手套,站在原地愣了许久……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点后怕。
之后,我与校师傅相互轮换着,一人用喷灯烤,一人用棉纱擦雪水。就这样一组联动道岔,化开了这组,那组又上冻;化开了那组,这组又上冻,来来回回在风雪中反复了不下十余次,双手冻得失去了知觉,长时间站在雪地里鞋袜早已湿透,下个不停的雪落在头发上也已经结成了冰絮,然而看着那满载着油灌车的列车从身边疾驰而过时,心里却是暖的……
等到迎送完列车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我和校师傅睡意全无,还有点亢奋,大干了一场都觉得有点饿,那俩馍正好派上用场。我俩围坐在火炉前一边烤着鞋袜,一边烤着馍,值班室内又香又臭又温馨……那一晚的馍是我这辈子吃过最难忘的美食……
如今,随着蒲白铁运体制结构的变化,车站扳道员的工作早已由调车员兼任,惟有扳道房还静静地矗立在铁路边,用它那斑驳的身姿见证着这条铁路的兴衰与变迁。
窗外,雪在下,依然那样圣洁、那样清纯,此刻享受着室内温暖如春的我,只想问问奋战在铁路一线的你——我亲爱的工友,你们好吗?
 

这篇文章好看吗?

已有 人觉得挺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