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鞋匠
首页 > 文学 > 散文

修鞋匠

2020-12-24 15:35:12    1994次点击               发布者:李文武

分享到:

       刚过完冬至,天气越发的冷了。风呼呼的刮着,地上有积水的地方也早早的结了冰,过往的路人行色匆匆,似乎都不愿停留片刻。

       在罕井这个小镇上,最繁华的地段就要数矿区公园了。今天早上,我提着要修补的鞋子,抱着试试看看的态度前去寻找修鞋师傅。可走着走着,老远就看见公园对面的华威超市入口不远处,那两个修鞋匠依然在寒风中,像往常一样低头干着活儿。一股暖流顿时涌上我的心头,快步来到其中一个摊位前。这个修鞋匠话语不多,我说明原由后,他就麻利的干起活来。

       我打量着他,发现多年前他就在这个地方修鞋,换拉链,配钥匙。一晃多少个年头过去了,和他一样出摊的人,和他一起从事该行业的人早已换了几波,而他却一直坚守在这里,无论严寒酷暑。
       我曾经多少次经过这里,但从来都是完事后匆匆离开,今天我却想静下心来。太冷了,我起初坐在他面前的小凳子上,可没多久,我就站了起来,来来回回踱着脚步驱寒。微弱的太阳光洒向地面,照在了他的脸上,手上,他一直稳稳地坐在板凳上,有条不紊地干着活儿。
       这时候,匆匆走来一个穿绿色军大衣的,他停好三轮车,快速来到摊位前,原来他头盔下面的拉链坏了。我对他说拉链没坏的话,换个锁头就好了。穿军大衣的,则是一脸的焦虑。修鞋匠接过头盔,只看了一眼,立刻换了个锁头,也没试拉链是否能用,就递给了他。穿军大衣的接过来直接套在头上,拉上拉链,高兴地问多钱?鞋匠伸出两根手指,而他却付了3元,我提醒他是2元,他却说:“我给他付3元,这可帮了我大忙。”一边说着,一边骑车匆匆离开。
      鞋匠用他粗糙的手用力地打磨鞋跟,然后取出鞋跟上原有的底和鞋钉,随手在一大片橡胶上照着取下的鞋跟样裁出两个橡胶底,粘在鞋跟上,钉上鞋钉,用小榔头把鞋钉砸得深陷进鞋跟里,再剪掉鞋跟边缘多出的部分,最后用打磨机打磨鞋跟的四周,就这样一双高跟鞋的跟在他的手中很快就修补好了。
       就在这时候,走来一个人,他对鞋匠说,他需要10个小钉子。鞋匠用手指了指地上的铁盒子。他又问多少钱?鞋匠说:“撂1元吧!”
       鞋匠继续干着他的活计。我的鞋拉链,有一小段脱落了,只见他把那段拉链压回原处,用穿有钢丝线的机器来回缝了几下,就补好了。
        我也打算离开,问价钱?他说8元,一双鞋跟换底5元,修补拉链3元。最后我还是忍不住问他,为什么不给我换新拉链,他比划着对我说:“换新拉链10元,你的鞋旧了,修一下就可以用。”原来如此!
       我付了钱,他急忙给我找塑料袋,我朝他挥了挥手里的袋子,告诉他我有。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在想,是什么原因让一个修鞋匠如此执着,多少年如一日的坚守在那里,我想不仅是为了生活,更多的是他对生活的热爱,被人需要着,那就是幸福。他让整个冬天变得温暖。
       希望太阳发出的光和热在浓烈一些,洒向那个角落,照在修鞋匠的脸上,手上吧!

                                                               (陕煤蒲白煤化运营公司 史艳花)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