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煤蒲白煤化运营公司 时间都去哪了
首页 > 文学 > 散文

陕煤蒲白煤化运营公司 时间都去哪了

2021-01-07 14:31:45    389次点击               发布者:李文武

分享到:

      周而复始的每周分离时刻,父母又一次坚持将我送上车,坐在车里的我看着渐渐远去,背脊不再挺拔的父亲、两鬓已霜白的母亲,不由的让我双眼盈泪,脑海中久久的萦绕着那首时间都去哪了“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好多话,藏进了满头白发,记忆中的小脚丫,肉嘟嘟的小嘴巴,一生把爱交给他,只为那一声爸妈,时间都去哪儿了……”。
       我的父母是典型的生在旧社会,长在新中国的一代,经历过童年的困苦,六十年代的饥饿,父亲年轻时为了养家糊口长年在外做过木匠、下过矿井、自学写文章、刻报纸印版,母亲为了一家人的生计白天干农活,晚上油灯下熬夜纺线缝衣……父母为我们操劳了多半辈子,在我们身上倾注了所有的心血。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是父母将我们带到这个美丽的世界,把我们抚养长大,给了我们美好幸福的生活,从母亲的十月怀胎就给了我们无尽的关怀和爱护,一份不图回报的大爱。父母的怀抱是我们温暖的港湾,父母的臂膀,是我们最有力的支撑,记得十几岁时有一年夏天,我由于上体育课不慎扭伤了脚,肿得像面包似的无法下地,父亲又工作长年不在家,在那个交通不便的年代,瘦弱不会骑自行车的母亲,冒着酷暑硬是一个人每天推我去十几公里外的医院,楼上楼下背着几乎和母亲一样高的我检查、取药、送我上学、忙农活……。在我们姐弟几人相继离开村子到镇上上学以后,母亲更是无数次风雨无阻,携带着一身身风雪、雨水每周步行十几公里到学校,为我们送衣、送饭。
      如今,我们虽已长大成家立业,父母也亦悄然老去,却总还是为我们操着心,时时刻刻牵挂着我们和我们的儿女,他们总挂在嘴边一句话,“你们去忙吧,工作要紧,孩子和家里有我们呢”,为了让我们姐弟几人能安心学习、工作,父母相继帮我们带大几个孩子,父母为我们奉献掉了年轻时光,古稀之时却依然记儿女在心上,即使腰背不再挺拔、两鬓已霜白还在忙碌着,无怨无悔的为儿女管理着生活后勤,照顾着孙辈,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生儿养女一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
     父爱是山,母爱是海,他们从不计较自己的付出,却在乎我们的拥有;从不计较我们的忽略,却默默的为我们做着一切的付出。时间的脚步匆匆,转眼不经意间,生养我们、满脑子都是我们哭了笑了一辈子,来不及好好享受生活的父母,已老得让我们心疼,我们不要让时间的沙漏,漏掉我们儿女这个角色,漏掉我们感恩孝敬父母的行动。让我们常常回家去看看父母、去孝敬父母、感恩父母,虔诚的祈祷,祝福把一生爱都给了我们的天下父亲和母亲健康,平安!(煤化运营公司  屈渭红)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