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
首页 > 文学 > 散文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

2021-05-16 21:41:29    867次点击               发布者:李文武       字体:【

分享到: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时间只不过是考验,种在心中信念丝毫未减……” 这是我听的次数最多的一首歌,它把我带回了少年时代。那时的我,朝气蓬勃,每天总有使不完的劲,总想着一直朝前飞,就算头破血流也不愿意回头。

时间如流淌的水,一直奔流不息,不舍昼夜。2003年我参加了工作,被分配到蒲白高岭土公司化验室工作,每天主要是测白度,工作单调而乏味。

    后来,公司本着“一职多能”的原则,让我兼管库房。库房大大小小一共9个,其中8个窑洞式库房因潮湿经常会掉落落小土块,于是我常常把易腐的材料存放在条件较好的库房,贵重的材料存放至比较安全的地方。每次下班前,总要把库房门上的挂锁挨着“扫描”一遍,总担心哪个库门没锁,材料不翼而飞。当库管,我起初以为就是拿着钥匙发个材料,可后来才发现那是“一入侯门深似海”。自从当了库管我就没有以前那么自由了,每当生产不正常时,就算休息日也要赶到公司发材料。尽管这样,仍然一干就是好几个年头。

2012年3月底,我来到了榆林蒲白高岭土公司工作。它位于陕西省最北部的府谷县高石崖村。那里的天蔚蓝蔚蓝的,没有一丝云彩,风儿几乎从早到晚一直吹个不停,冬天最冷的时候,温度竟然达到零下12℃,仿佛置身于一个天然大冰箱中。这里沙土多,故名叫“沙川沟”。烧开的水有点涩,放点茶叶进去仍不失为一杯好茶,细细的品着,这就是生活,有的同事们在这里已经待了8年。生活再苦,怎能抵得过相思的苦。每次离家时,还在上幼儿园的儿子总是哭着送我,让我柔肠寸断。我跟在异地工作的老公商量好,每次分头回家,这样孩子总能看到父亲或者母亲。一年后,我把儿子接到了府谷上学,从此三地分居变成两地分居,留守儿童投入了妈妈的怀抱。

初到公司,我被分配到压风机房,1个月后调至运行办,后来又调至生产部做内勤,工作岗位虽几经调整,但我对工作认真负责的劲头一直没有松懈。 直到2014年底,公司经过改制,成立了煤化运营公司,我又回到了蒲白。经过了几个月的待业,和许许多多的蒲白职工一起走向了新的工作岗位。这一次,我成了一名社保经办人员。开始学着做报表,熟悉社保知识……虽然有时候有点累,但我是一个学习型的人,我深知只有不断学习,才能更好的适应这个岗位,从而发挥它的作用—-更好的为职工服务。转眼间,7个年头已经过去了。就在去年,我也开始学着写作,有的文章连续在矿工报、公司网站上刊登,这给了我极大的鼓励。我并不比别人差,我坚信,只要有梦想,就算没有翅膀也能飞得很远。

短短几年里,和我朝夕相处的同事一个个退休离开了岗位,而我还在这里坚守。闭上眼,往事历历在目,人生犹如一场梦。我常常问自己,我还是从前的我吗?答案是肯定的,只是当初的那张脸沧桑了许多,但目光却更加坚定。

也许是命运对我的挑战,为了更好的生活,我依然在不断的努力工作着。既使脚印被风雪掩盖,我也珍惜曾经走过的路,没有人比我更明白其中的苦与乐。现在,我要继续前行,不轻言放弃,努力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续写我的故事。                     (蒲白煤化运营公司  史艳花)

这篇文章好看吗?

已有 人觉得挺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