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白建庄矿业:暖
首页 > 文学 > 散文

蒲白建庄矿业:暖

2021-07-18 22:20:23    1820次点击               发布者:18361233327       字体:【

分享到:

蒲白建庄矿业:
七月的阳光有些灼热,火辣辣的炙烤着大地,宛如漫山遍野的红杜鹃,绽放出咄咄逼人的光芒。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凝重,半晌没有一个人说话,空气里仿佛夹杂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似乎随时都可能发生爆炸。
“我早就跟你过够了,这么多年,我为了这个家,受的苦与罪.......两个孩子,你随便选一个吧!”男人的脑海像过电影似的,一股脑浮现出这么多年受过的白眼,吃过的闭门羹......眼睛里冒着无名的火,言语间满是委屈和埋怨。
女人没有说一句话,她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像一尊看淡红尘的菩萨,神态安然。男人打开了话匣子,将这些年的“旧账”一字不漏的往外摊,似乎这些年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三天三夜也说不够。
客厅的灯光有些暗淡,男人渐渐停止了抱怨,他瞄了一眼神态淡定自若的女人,像是自己的怨气得不到充分的发泄和回应,他站起身,拿起茶几上的玻璃杯摔了个粉粹。“噼里啪啦......”连热水壶、墙上的钟表、照片墙全都摔得粉粹。女人一边试图阻拦着男人的冲动,一边喃喃道:“你这是干什么呀?砸东西算什么本事!”
男人顿时火冒三丈,一场没有硝烟的家庭内战终于爆发。这一晚,所有能拿得出手的家当全都遭了秧。卧室里孩子的哭声、女人的啜泣声、男人的怒吼声、门口老黄狗的叫声、摔东西的碰击声汇聚在了一起。
离婚协议书上,男人早早签了字,法官给出三个月的时间要求双方先自行调解,离婚的事最终因为女人坚决不签字而暂时搁浅。
夜,静极了,镰刀似的残月在云中穿行,月光如流水,淡淡的洒向窗外。这一晚,男人第一次没有回家,没有打电话,没有留下任何理由和借口。
卧室的双人床,显得空荡了很多,一个星期、半个月、一个月了,男人像失踪了一样,没有打过一个电话,而女人,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曾试图给男人打过两次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无人接听,电话那头“嘟嘟”的声音让女人心中多了几份忐忑。
夜未眠,夜更难眠。毕竟是两个孩子的亲生父亲,大儿子还在读大二,小女儿马上要高考。离婚是女人这辈子从来都未曾想过的事情。二十年前,因为家境贫寒,家里姊妹三人全是女孩,经媒人介绍,同样家庭贫寒,家中兄妹多的男人以上门女婿的身份来到女人家里,两人白手起家,女人勤劳持家,男人好胜心强,敢于吃苦。新世纪的钟声刚刚敲响,伴着市场经济的春风,男人筹钱在村子里经营了一个小型砖厂,女人忙里忙外,是丈夫的“贤内助”,虽然遇到了不少困难,遭了别人的白眼和非议,但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如今孩子成绩优异,老人身体健硕,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却不想夫妻两人的感情走了下坡路。
女人回忆着二十年来,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内心百感交集。分居两年里,她当然知道,他们之间出现的问题,不是别的,大风大浪都经历过的两口子,一定是自己和丈夫之间出现了“拦路虎”。上个月回来,女人照样像往常一样男人洗衣做饭,无意中从男人口袋里掏出了高档洗浴中心的会员卡,衣服里散发出淡淡的香水味,她知道从前的丈夫勤俭节约,从不乱花钱,更不会在这种高档娱乐场所消费。男人平时最爱吃她做的大肉饺子,如今吃上一口就开始挑剔味道太淡等各种问题。全家人正在看电视,男人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就匆匆离开了家。女人全都看在眼里,但她什么也没问。
日子还像从前那样,只是男人在家的频率越来越少。面对村子里的闲言蜚语,女人一笑而过。
大半年没见过丈夫了,女人心里想道。临近中秋节,孩子们回家都问父亲的事,女人以忙着给他们挣学费搪塞了孩子们。
中秋节前夜,女人给老人们和孩子们打了圆圆的月饼,有豆沙馅的、枣泥馅的,还有核桃仁馅的......这些都是男人和孩子们最喜欢的口味。客厅里的灯忽明忽暗,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打破了夜的平静,女人“喂”了一声,电话那头传来了救护车刺耳的警报声,“你们家掌柜的出车祸了,在送往市医院的路上,你快点过来!”女人一个趔趄,奔向卧室的柜子,一把翻出藏在柜子底部的存折冲出了门外。
医院里,女人的脚步像是踩在空中的云朵上,软绵绵的,通往急救室的路好漫长,她大跨步向前跑,恨不得一步跨进急救室。“你就是病人家属吧,来,到这边签个字,病人急着做手术,半天找不到一个家属!”医生嗔怪道。女人的手颤抖着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一刻让她想到了二十年前领结婚证时,在结婚登记表上签名字时的心情,只是那个时候是激动、是期待、是憧憬。而此时更多的是担心、害怕,万一......女人不敢再接着往下想,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男人和另一个女人在出游的路上不小心出车祸,男人伤势较重,那个女人只是受了点皮外伤,然而让男人魂牵梦萦的那个女人从出事起就再没见过人影。重症病房里,只有男人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那里,脸色惨白,两眼紧闭,鼻子上裹着氧气罩。女人走了进去,小心翼翼的坐在病床边。许久,男人微微睁开双眼,“素芬,又......要浪......费钱......”女人强忍着眼眶的泪水,她真想好好的埋怨斥责眼前的这个男人,可此刻的她面对这个伤痕累累的男人,心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女人紧紧的握住男人冰凉的手,那张留有女人体温的存折不偏不倚的钻进男人的手心里。(石强)
 
 

这篇文章好看吗?

已有 人觉得挺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