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白建庄矿业:山沟沟里的青年人

蒲白建庄矿业:山沟沟里的青年人

2020-09-15 19:37:01    6093次点击               发布者:18361233327

分享到:

蒲白建庄矿业:山沟沟里的年人
在重重的桥山峻岭中,在湍湍的沮水河畔,有一个以往人迹罕至的地方,而如今这里却奇迹般的耸立着一座现代化新型矿井,这里,同时也有了一群青春洋溢、自信蓬勃的年青人,每当有人问起我对建庄的记忆时,我总是会不经意间想起他们。
年青的“老”工人——霍东波
虽然被人叫做“老霍”,但实际上霍东波今年只有27岁,他2009年12月才在建庄运输队参加的工作,他从踏上工作岗位的第一刻开始,就暗下决心,严格要求自己,上标准岗,干标准活。在区队领导和班组长的指导、帮助下,他很快熟悉和掌握了本岗位各种设备的性能原理。虽然他的工作年限不是很长,但他的专业技能却青出于蓝,丝毫不比老工人的技术差。
2013年的深冬2月,那时的天还很冷,当别人都搂着老婆孩子在家过新年的时候,他却已经早早来到单位,投入到忙碌的工作当中。因为那时正是公司安装新工作面的时候,公司给区队下的任务特别紧,到公司第二天早班,区队领导就安排他下井安装转载机电源线缆,并要求当天必须完工。可是等他准备好工具材料到达工作现场,发现工作量、工作难度系数大,当班时间根本不可能完成,但他二话没说就开始着手工作,从头到尾丝毫没有因为工作量大而投机取巧,一直从早8点工作到晚上12点,在设备运转正常后才升井下班,其工作时间长达16个小时之多。
升井上来的“老霍”脸上虽然透露着小小的疲惫,却也写着年轻人独有的倔强。谁说年轻人扛不起大梁,他就要用年青人的活力做一个让领导放心的老工人。
沾满油污的最美青工——索宜锋
印象中的索班长总是穿着一身不那么干净、沾满油污的工服在净水车间不停的忙碌着,机电队地面工作繁杂,包括生活用水和井下生产用水的供给,哪怕一个出现小问题,都会影响到全矿职工的日常生活。在去年寒冷的冬天,一天凌晨,当大家都在梦乡中的时候,四号水源井突然出现了问题。索班长他带队在刺骨的寒风中更换水泵,赶在早晨的用水高峰期换好了水泵,保证了正常的供水。由于水源井的水泵长时间的运行,容易出现问题,在雨中,搭着彩条布换水泵,烈日下,弯下身换水泵,都是不值一提的家常事。
桥山的雨季如同一位守时的故人,总会在八九月份造访这座美丽的矿井。但是有时它又会变成一个不速之客,肆意地闯进来。在今年的六月,就有那么有一天,突然天降大雨,下了一天一夜也还不见停歇。地面水流成河,雨水收集池的水不能及时的外排,眼看水就要没过日用泵房的门槛,如果雨水涌入日用水泵房,地下室的水泵,包括控制柜会全部被水淹没,不光设备损毁,还会造成全矿停电,将造成巨大损失。这时,他直接跳入没过膝盖的水中,带头装沙袋,一百多斤的沙袋抱起就往水泵房门口跑去,堵住将要没过门槛的雨水。在他的感染下,大家齐心协力,堵住了雨水,保证了水泵房的安全。虽然雨水浸透了全身,虽然冻得瑟瑟发抖,但看见雨后天空中斜挂着的彩虹,他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皮带前走出的“追梦人”——谢军
印象中的谢大秘总是笑笑的,别看他现在坐在秘书办公室里宽大的座椅里咧着大嘴笑,他刚来的时候却只是不起眼的洗选厂里的一名巡检工,但是他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他始终胸怀一个很简单的梦想,那就是“无论到哪里,都做一个有用的人”。
他利用业余时间先后自学了一大堆英文名都不知道怎么念的十多种软件,为了在公司演讲比赛中取得好成绩,他口含石子苦练绕口令,在三年时间中从公司的优秀奖到三等奖、二等奖,再到局里的三等奖;
他将自己的亲身经历改编成小品,亲自参加演出,为了克服上台的紧张心里,每天晚上对着镜子练习,以上百遍的磨练化解紧张,终于在蒲白局“安全小品大赛”中获得二等奖和最佳创作奖。
他喜欢画漫画,把身边的见闻凝练成一个个诙谐幽默的小故事,发表在期刊上,歌颂矿工的伟大。
他同样可以把生活中的体会做成动画、写成相声、编成歌曲在年终晚会上演出,和大家自娱自乐。
作为一名洗煤厂的巡检工,他还先后协助公司信息中心、办公室、党群部等部室解决了技术难题、参与了大型验收、参演了重要活动,2012年,他有将近半年时间被借调到其他部门协助工作,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总是在关键时刻及时贡献自己的力量。
从一名皮带前的巡检工到走到办公室秘书的桌前,除过机遇,他更多的是努力。他这一路走来,也是“建庄梦”的最好见证。
这就是关于他们的故事,这一个个小故事串联起了我对建庄的记忆,这汇成了我们共同的记忆,我们都在这个片曾经那么荒凉的山沟沟里写下属于我们的故事,而这故事还在继续。我们一起用智慧、用青春正在编织着一个普通矿工的美丽梦想,也一起编织起了建庄那个大大的梦想,我们迎着朝阳,甩开臂膀,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续写着华丽的新篇章。(赵元捷)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