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党屯:火工药剂平安生产的“驯虎师”

李党屯:火工药剂平安生产的“驯虎师”

2022-09-27 16:52:29    1814次点击               发布者:邢璐       字体:【

分享到:

火工药剂敏感、易燃易爆,常被形容如同猛虎一般难以驯服。作为中国兵器工业集团特能集团化工药剂安全专家、庆华公司药剂技术总师,他,身先士卒、敬业奉献,每遇危险总是第一个站出来;他,大胆心细、处事果敢,坚决守住安全生产底线红线;他,严苛无私、执着坚守,在严管厚爱中坚持安全改造 。他叫李党屯,在34年的一线工作实践中,带领团队总结出“能间接不直接,能量小不量大,能静态不动态,要处理先钝化”的安全工作法,用精心兢业奉献,驯服了火工药剂,实现安全保供近10年,保持了人员零伤害的记录。
 
让“间接隔离操作”成为铁律
 
1988年7月,李党屯被分配到庆华公司化工分厂从事技术科研管理工作。一个敞口大碗、一根橡胶搅拌棒、一双羊皮手套,工人手里搅拌的是易燃易爆的火工药剂,这便是第一代火工药剂生产设备。看到这样简陋危险的操作方式,多次被事故刺痛的李党屯,决定要用所学知识改变现状。
在老分厂厂长带领下,他和团队成员前往哈尔滨、重庆等地,一次次交流调研,一次次尝试改进,终于在2006年,协同研制成功的第二代下搅拌湿混制粒机投入使用。当老职工来到新生产线,当熟悉的手工作业变成陌生的人机隔离操作,各种问题接踵而来。一边是职工磨合期的畏难情绪,一边是产量无法跟上的供应难题,倾注心血的生产线无法正常运行让李党屯彻夜难眠。
技术攻关、设备改进、质量提升,一切硬件都妥了。现在要做的,是攻心。一个夏日午后,李党屯带着职工现场观看燃爆威力试验。当300g点火药将观察窗(有机玻璃)炸成碎片、15mm钢板防护罩炸开一个大洞时,在场职工都懵了,摇着手异口同声地说:“再也不敢手工混药了”。
经过半年的反复调试,该点火药生产线全部危险工序实现了人机完全隔离操作并达纲生产。之后,他带领职工全面实施药剂混合、造粒、过筛等危险工序工艺创新与本质安全改造,经过8年多的不懈努力,化工分厂全部火工药剂生产线均实现人机隔离,彻底结束了职工直接加工药剂的历史,有效避免了人员伤亡事故。在他的大力倡导、严格要求、全力推动下,“间接隔离操作”作为最基本措施,成为技术人员、管理人员、操作人员必须遵守的铁律。
在第二代下搅拌湿混制粒机十多年的生产运行中,出现驱动轴密封系统夹药难以清理,易发生燃爆等情况,先后发生多次燃爆,对设备造成严重损坏,对当期药剂保供造成严重影响。但庆幸的是,由于人机隔离操作,未造成一起人员伤亡事故。
为了彻底解决隐患,李党屯再次带队外出调研,参加各种形式的药剂博览会,还多次与国外企业进行技术沟通,并带料前往厂方现场试验,最终确定了上搅拌混制工艺。至此,第三代上搅拌湿混制粒机应运而生,2021年5月成功投入使用,成为目前最先进的药剂湿混制粒设备,实现了人机完全隔离,并彻底解决了清理环节的安全风险。
 
合理控制药量就是保护生命
 
量的积累会导致质的变化,历史经验和事故教训充分表明,危害与药量呈指数关系,药量不同事故后果截然不同。
1999年,还是技术员的李党屯和老分厂厂长刚走到某药剂工房前,一声惊雷,瞬间老领导的头发全部竖起来,大喊一声“完了”,他俩便像离弦的箭一样向事故现场跑去。看着漫天的烟尘、倒塌的防爆墙、破碎的生产设备、炸坏的干燥器、已经吓傻的工友,冷静下来的他俩第一时间了解事故原因。原来是干燥工序烘干间严重超量烘干起爆药剂,由于异常爆炸导致巨大破坏。炎炎夏日冷汗直流的李党屯,打那一刻起,就把严控药量当作工作准则严格遵守。
 一次,有位同事在生产导电药时,不慎将药盘碰到工作台上,药粉洒在了胶皮上。在大家都迟疑怎么办时,他带领员工,先将泥药鼓轻轻移开并拿到安全地带,然后端来一盆水,用抹布一点一点、慢慢地将洒在桌子上的药粉沾洗在水里,最后将盆里的水倒进销毁池里,这样往返了多次,终于将散药安全清理干净。
长期的药剂生产实践,使他熟悉分厂生产的每一种药剂的安全特性。在此基础上,他要求每个危险工序即使药量符合安全设计要求,也要尽量控制药量,宁少勿多。他统筹工艺要求、生产效率、防护能力等因素,最大限度减少各工序安全定员定量。他经常教育员工,“量小能保命,量大不要命”,火工药剂生产工序保持生产需要的药量能少尽少,尽可能做到能量小不量大。
 
静态让药剂更加安全
 
 一次,在生产某激发药时,在正常混制完毕后,当职工打开防爆门准备取药盒时,惊奇地发现,分装的药剂竟然“站起来了”。伴随着一声刺耳尖叫,防爆门被重重地关上。李党屯和技术人员快速赶到现场,打开门却发现药剂状态正常。面对此怪异现象,他和大家一起查找原因,经过一系列的艰难研究、分析、拜师请教,最后发现,原来是药剂在混制流动过程中产生的静电捣的鬼。
历史上因为操作失误磕碰、倒药速度过快、静电等造成设备损坏、人员伤亡的事故历历在目。李党屯痛定思痛,带领职工对生产过程中的环节逐个进行安全风险分析、评估,制定控制措施。规定药剂生产过程中,尽量保持静态,采取防静电措施,确保药剂安全生产。他要求,工艺技术人员必须控制好作业环境和物料状态,设备管控人员必须保持设备运行稳定,操作人员必须做到严、细、稳、准、轻,尤其是药剂在混制流动以后,必须静置3分钟后,才能进行下一步操作。
对于火工药剂而言,静态就是要控制异常震动、撞击、静电等因素刺激,避免药剂“发火”。通过系统开展风险管理,规范人员操作行为,能静态不动态,保持火工药剂生产要素的相对稳定,实现了药剂“情绪”平稳。
 
钝化是处理药剂的前提
 
李党屯常常告诫大家,作为药剂从业者,坚决不能把侥幸当科学,平稳生产时间久了,大家的安全意识就可能淡化,时常出现侥幸心理,总认为旧有的操作方式是有效的,不会出事,但事故往往就在侥幸中发生。
上个世纪90年代,在生产某引进型号起爆药时,由于药剂生产工艺还没有被完全攻克,生产过程十分艰难。一次生产时,药剂结晶产品堆积在出料管道内,导致出料管道堵塞,产品无法输出。由于产品的生产过程十分艰难,原料特别珍贵,大家都舍不得销毁。29岁的李党屯作为技术员,一心想着怎么保住这批药,当他同时打开两个控制阀门时,头顶上方化合器内的起爆药结晶和母液一下子喷涌而出,将他从头到脚浇了个落汤鸡。后来每次想起此事,都感到十分后怕,万一当时出现异常,后果不堪设想。自此以后,他给职工开会时,总是告诫员工,没有实践经验、没有科学指导,坚决不允许自作主张冒险作业,必须时刻把安全放在第一位。
火工药剂的高敏感特征,致使废药处理、设备清洗、工装器具更换以及设备维修等环节燃爆风险大。某造粒机辊轴损坏需要更换,维修人员仅进行了清洗未进行钝化,拆除造粒机辊轴时发生燃爆事故。李党屯和团队在对事故分析中发现上述过程存在肉眼难以察觉的药剂残留,处理过程稍有不慎就可能发生燃爆事故,必须采取有效的钝化措施,降低药剂感度,才能确保安全处置。
要处理先钝化,降低药剂感度或消除爆炸性,确保安全处置。他带领职工深入研究不同药剂的特性和钝化方法,确定科学的工艺流程和处理标准,明确要求凡是接触过火工药剂的设备、工装、管道、阀门甚至螺丝,维修拆除或处理之前必须进行钝化。用他的话说,“要干活先钝化、不钝化甭干活”。在他的长期坚持下,废药处理、维修等环节的安全风险得到有效管控。
 “能间接不直接,能量小不量大,能静态不动态,要处理先钝化”的安全工作法,看似平常、直白,但却通俗易懂地揭示了火工药剂安全的真谛,凝结着李党屯和团队常年实践的经验总结,也为集团公司努力建设自动化、智能化、无人化“黑灯工厂”提供了有益借鉴。
 

这篇文章好看吗?

已有 人觉得挺不错!

下一篇
方寸间彰显凌云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