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 承
首页 > 文学 > 散文

传 承

2023-07-03 11:48:07    3545次点击               发布者:心君       字体:【

分享到:

       小时候上学,大多时间跟随着父亲工作单位的变动频繁的换学校,那时候条件也差,父亲单位的宿舍只有一间房,一进门是一张办公桌,再进去一点靠墙有一个炉子,这是做饭用的,一直靠这房间深处是一横一竖的两张床,晚上我们一家人就挤在这里。
       有一次,大概是1986年的一个晚上,那时候我上五年级,北方的天黑的早,那时候的作业也不多,家里来了一位客人,好像是和父亲谈工作上的事情,小孩子对那些不感兴趣,我就躺在床上看书(那时候爱看《三国演义》,经常借爸爸同事的书看),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就被一阵争吵声惊醒了,我抬头,朦胧的看见父亲正和那个客人双手推来推去,声音坚定但似乎在刻意压着,我真的吓着了,赶紧一骨碌起身,原来父亲不是和人推搡,他在退让东西,客人诚心的说谢谢王主任帮忙之类的话,父亲只是在极力的推辞,而且严肃的告诉那人自己只是按照工作要求去做。最终,客人看了看我无奈的收起东西走了,在他收东西的时候我终于看清楚他手里拿的原来是一条“大前门”香烟,这在当时在我们那个地方可是很贵重的东西,父亲经常抽的烟都是我们宝鸡产的“宝成”,偶尔来盒“大雁塔”,这种外地产的香烟我也是在柜台上见过。父亲看我醒了,就把我叫起来,很严肃的对我说:虽然你还小,但你要记住,为人做事一定要硬气,特别是干公家的事,千万不能给自己捞好处,这是做人的底线,也是一个共产党员的尊严。
       还有一次,我已经上初中了,一天晚自习回家,刚到单位门口,突然听见院子里有人摔东西的叫骂声,我很诧异,父亲是在乡镇供销社,也就十几个人,大家相处的很好,不可能吵架呀!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进了院子,看见住在院子里的一个年轻人,还是经常和我一起下象棋的,他在自己的宿舍里大声的叫骂着,看样子是喝醉了,而骂的竟然是我的父亲,他大声喊着父亲的名字,说着你整我,我也不叫你好活之类的话,我吓坏了,真怕他过来打我,幸好有同事陪着他,赶紧示意我回了家,父亲坐在办公桌前,没有说话,只是借着煤油灯的光看着报纸,我没敢说话,悄悄的放下书包去简单的洗漱就睡了。
       这件事过后我一直没有敢问父亲,父亲后来也一直没有提,只是正常的过着日子,直到他工作调动我转去了另外一个学校,才听妈妈告诉我,当时外地来我们这里养蜂的人,他们要把酿出的蜂蜜上缴给供销社,供销社按照对蜂蜜检测的等级给他们定价格,父亲单位的那个小伙就是专门验蜂蜜等级的,养蜂人为了多挣钱就给他送了东西,至于送什么就不知道了,结果由于单位内部程序严谨,这个小伙没能给养蜂人办成事,又不退东西,养蜂人就把他举报了,作为单位负责人的父亲就准备按照程序处理这个小伙,他觉得父亲太不近人情了,就借酒发疯,大骂一通,扬言要报复父亲,好像单位内部也有人求情,但父亲还是顶着压力给了他处分。
       其实每个人小时候,可能都有一个做清官的梦想,像包拯、海瑞一样不畏权贵为民伸冤,所以在知道父亲这些事情后,我真的很敬重父亲,也希望自己长大能做一个公正廉洁的清官。其实这些信念还来自于我那位没有念过一天书的妈妈,在我小时候,没有太多获取知识的途径,好多道理都是从妈妈的故事里汲取的。妈妈没有读过书,但她却能讲很多故事,像流传很久的《状元与乞丐》、《屠夫状元》、还有岳飞,包公等故事,这些都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不灭的印象,以至于我都是拿故事里的人物对照自己的行为,也形成了自己判断是非的标准。
       后来长大工作了,没有如愿成为“官员”,只做了一个普通的工人。记得刚上班时,特别的想家,有一次周末回家,本来一大早就要返回单位,但我磨磨蹭蹭的就把车给耽搁了,我跑车站转了一圈,然后慢悠悠的往回走,结果半道就碰到了父亲,他问我为什么没有去单位,我支支吾吾的说车上人多没坐上,结果他勃然大怒,劈头盖脸就骂我一顿,说我上班不好好上,不用心,干工作就要一心一意,不能吊儿郎当!我当时既生气又害怕的跑回了家,在妈妈跟前发了顿牢骚又乖乖的坐下一趟车去单位了。
       如今,多少年过去了,父亲对工作的那种认真劲我一直不能忘记,拒绝腐败、保留尊严是深植于心底的家教,我知道,我继承了父亲的“武断和暴躁”,但我更传承了父亲坚守规则,无私无畏的奉公精神,我和父亲一样,不会用豪迈的语言装饰自己,只是在行动上坚守着自己的底线,工作以来,也曾面对着礼物、金钱,但父亲那一根筋的传承让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诱惑,既维护了单位的利益,也是保护了我作为一个党员的品质,现在,面对孩子,我也没有太多的道理给讲,闲下来拉家常时,我就会给他讲曾经发生在父亲身上的这些故事,希望通过我,把这一门家风很好的传承下去。
 

这篇文章好看吗?

已有 人觉得挺不错!

上一篇
下一篇
陕煤青年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