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满的感情 壮阔的画面——读周养俊《诗语》

饱满的感情 壮阔的画面——读周养俊《诗语》

2016-05-25 10:36:19我要投稿 进入论坛   点击量:3099  



庸常的生活,好需要一场热恋,就如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乒乒乓乓敲打在冰硬的路面上,我推开窗户,倾听那千年难得的琵琶诗语。渴望与诗的一场恋爱,是经年已久的梦想,少年的痴狂,青年的追寻,中年的执着,都曾经让我把我诗歌艺术作为文学上的王冠。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我在唐诗里痴痴寻找,我在宋词里缠缠绵绵,我在疾风骤雨般的《女神》里行走,我在艾青的《大堰河》里感喟。曾经的曾经,美丽的诗神,你是那矗立在长江三峡边上的美女峰的一声哀叹,你是那诗人闻捷苹果树下那一群萌生爱情的快乐的少年少女的回眸,你是那青年马克思在莱茵河畔致燕妮的一粒相思红豆……

100001367559302.jpg

  捧到《诗语》,我陶醉了,因为我是诗歌的痴迷者。诗性与诗魂已经注入我的血肉与灵魂。在《诗意语文》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啊,那茫茫西部、神秘的西部,隐没着昔日楼兰王国的西部,我终于在《诗语》里,走向了你的灵魂深处。这里的胡杨、骆驼、戈壁滩、大峡谷、红山谷、千佛洞寺、古柳林一个个裸呈了自己的灵魂,得以诗性的卧倒在诗人的脚下。

  倾听“胡杨 铁骨铮铮的胡杨 千年不朽的胡杨 你 永远是 戈壁的灵魂 大漠的脊梁”这样黄钟大吕般的声音。是什么让诗人发出如此撼动心魄的诗语,灵魂深处的悸动是源自于自然之神的力量:请看“倔强的根须 擎起满天的太阳” “沙暴肆虐 寒风抽打 烈日暴晒 盐碱侵蚀”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然而却依然“默默地为大地奉献着绿色”。绿色让诗人感动,让诗人萌发赞美的力量!你“站成一种力量 一种精神”。如果说我们庸常的生活失去了对英雄崇拜,那么,在然而,大自然的世界里,依然有这样的英雄。难道,我们和平安宁的生活不需要这样的英雄精神洗礼吗?英雄的西部,英雄的人民,我们的时代依然呼唤伟大的英雄。而诗人,诗人的使命难道不就是要唤醒那些已经沉睡、已经麻木、已经失去追求、已经失去信仰的人们,重新发现我们身边的英雄,让英雄精神重新回到我们平庸的灵魂里。饱满的激情,似一曲昂扬的生命交响曲。

  “望不到的尽头 走不完的路 一直向远方 风在吹 黄沙翻滚 尘土飞扬 吹圆了十五的月亮 吹红了长河落日 吹散了大漠孤烟 吹响了驼铃 声声寂寞 几千年风吹里 烽火台 驿站 驿骑和驼队 只留下残垣断壁 刀枪的撞击 将士们的呐喊 还有烧灼太阳的铁血 犹在耳旁 望不尽的 红柳 沙枣 骆驼草 梭梭树啊 刀刻一样的历史 勾勒着熟悉的尘土和时光 寒冷和酷热从此悬浮在脊梁之上”。旷古奇闻的戈壁滩在诗人的笔下裸呈,这里,让我们想象昔日的王国不再,征战不再。美女与骑士,国王与王妃,金碧辉煌的宫殿与夺人眼目的珠宝,一切都悄然无声地覆没在茫茫黄沙里。简约的意象,雄浑的境界,深沉的思绪,诗人以妙笔把我们带入一个千年的时空,让我们在历史的长河里感喟自然的无情,自然的永恒,人类的渺小。

  这是一组异象纷呈、缤纷多彩的西部世界。《河西走廊》是一曲历史的弹唱,是一部中华历史上的文明之歌;“骏马萧萧 驼铃声声”里让我们想到张骞、唐玄奘、李广、霍去病、林则徐、左宗棠,还有“西出阳关的诗人”,还有来自阿拉伯世界的长袍商人。诗人盛情称赞这里“走出了生命理想和追求 走出了一组组灿烂的历史文明 一篇篇辉煌动人的乐章”。“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而今我们仍然需要延续这样的乐章,我们的时代依然需要书写这样的文明篇章。《走进新疆》诗人动情地写到:“新疆美 美得灿烂夺目 绚丽多彩 美得浩浩荡荡 铺天盖地 美得扣人心弦 回肠荡气 美得令人震撼 不忍离去”。诗人激情澎湃,无法抑制自己对西部天山、西部草原、西部瀚海的无比热爱之情,把一个美丽无比的新疆呈现在我们的眼前,让我们领略到祖国西部河山的壮丽与富有,让我们领略到我们民族伟大的历史与辉煌。《天山》诗人动情地写到这是“上天的馈赠” 。“白山”与“绿地”的鲜明对照,如画一样优美,如歌一样灿烂。《天池》奇诡而富于想象力的意象——那是“神仙丢下的青罗玉带”是天上跌落的“玉盘 翡翠”,生动鲜明的意象,如万花筒一般的神奇。当然,动人的草原、红山谷、大峡谷等,不仅给我们呈现了新疆千奇百怪的地理景象,还给我们呈现了这里丰富多彩的人文风光。

  饱蘸浓情,描绘秦风别韵,生动呈现生我养我的黄土地上,也是一组重要的诗。长安、骊山烽火台、寒窑、唐延路闪烁着历史的光芒,隐藏着历史的启迪;半坡姑娘、陕北女子、南山隐士、秦腔折射出黄土地上秦民秦声的流韵、人民的向往、人民的感情。描写故乡诗,如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河,这里的乡路、山里的雪花、故乡的槐花、小麦、爷爷、奶奶等等都呈现出诗人赤子的殷殷情怀。“灯下流萤”也不乏是一组灵动的小夜曲,闪烁着诗人智慧的光芒,流露出美好的情愫。

  在庸常的生活里,我忽然如划着一条小船闯入了一个神奇的天地里,这就是《诗语》带来的一份喜悦。(郭军平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