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人的爱情和疼痛

灼人的爱情和疼痛

2017-02-24 14:50:26我要投稿 进入论坛   点击量:4938  



                               文/季纯

说起来颇为好笑,之前,我一直以为梁玲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小女子,尽管从照片上看上去她个头并不低,许是因了陕南灵山秀水的滋润,我却一直固执地以为她就是一个美丽鬼精灵的小女子。意外的是她也是这么以为我的。她叫我美眉的时候,我常常不以为然,明明比我小,却叫我美眉,到底谁才是美眉?直至有一天熟了我斗胆问起她的年龄,才知她比我略大一丁点儿,彼此在电话里咯咯咯笑了。既是同时代人,且都老大不小,彼此感叹,2016年,相识竟如此投缘,如此美丽。
我们的相识是缘于省首届职工文学网络征文大赛,她是小说类一等奖,我是散文类的一等奖。正是因为这个奖项,我们在微信和电话上聊得最多,我们也曾有机会相见,却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行,但这并不妨碍彼此坦诚交流。
2017022414532912500.jpg
对于未曾谋面的我们来说,走进一个人心灵最好的方式莫过于读她的作品。她从旬阳寄来她新出版的小说集《逝去的蝴蝶胸针》,三百七十多页沉甸甸的一本书,五个中篇,九个短篇,无一例外的都写爱情。但她有一种本事,她会把每个爱情故事放在不同的时空去写。比如《桂枝》的时代背景为辛亥革命,《月落桂园》是民国时期,《逝去的蝴蝶胸针》、《闺蜜》是现代。我好奇的是作为一个现代人,她如何把灼人的爱写在不同时空,而且我在读的时候却丝毫没有违和感,这一点让我颇为讶异。后来我明白了,这大约与她的职业有关,她是旬阳博物馆的讲解员,时空感对我们一般人来说也许会有陌生化的感觉,对她来说则是轻车熟路。
自古以来,爱情就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人们对爱的追求是永无止尽的一种朴素而至高的追求。在梁玲的小说里,我不仅读到了爱情的美好,同时也读到了在追求爱的道路上暴露出的贪婪、自私、妒忌、仇恨等等人性的弱点,再加上时代背景的制约,爱,有时候又是一种刻骨的无奈与疼痛,甚至演变得极为惨烈,常常以悲剧收尾。每每读罢,不得不深思,不得不感叹。通读她的每一篇小说,发现对于她笔下的人物,她的描述细致入微,一呼一吸仿佛就在你的眼前,在这一点上她毫不吝啬自己的笔墨,这也是我佩服她的地方。同时,她又是一个冷静的书写者,她让文字说话,让里面的人物说话,她始终怀着一种悲悯的情怀,通过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场景不同的人物,揭示社会,揭示人性。
梁玲的获奖小说《桂枝》,写美丽少女桂枝与革命党人阮贵堂的爱的悲情故事。小说反映了在特殊的社会背景下,炙热的爱情终不敌纷乱的社会环境等等因素。小说不仅仅有很强的历史感,更有画面感和层次感。更难能可贵的的是,小说所呈现出的丰富性和复杂性使得读者很难去猜测小说的结局。
中篇小说《芝兰》告诉我们,爱情从来都不是单纯的两个人的事情,与社会生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静静的鸳鸯河》在时间上有一种很大的跨度,述说了两代人不同的生活方式与思维模式。其中秀莲代表了新中国建立初期追求爱情失败的典型形象,宝文代表了爱情自由时代追求爱情失败的典型形象,前者是受封建婚姻意识的笼罩,后者则是纠结于情感与利益。在梁玲的笔下,真正的爱情,在文化观念、权力支配、利益驱使、欲望诱惑之中是难以纯粹、美好地实现。
    在梁玲的小说里,不乏反映当代的优秀作品,比如在小说《竞聘》中,省历史博物馆里妖冶、风流、妒忌心强、权力欲膨胀的董艳琳,为了满足权色欲望,性诱仕林,中伤周鼎,伤害王瑶,与众多男人周旋。尽管她如愿以偿当上馆长,然终因良知不安而失去快乐。女性一旦被名利所诱惑,就会以毁灭爱情的方式走火入魔,令人悲叹。
    中篇小说《月落桂园》更让我读后久久不能平静。小说叙写蒋兆祥因为儿子逃婚离家另娶,而与儿媳云彩霞因为相互怜惜、日久生情、坠入爱河的故事,一个乱伦的性爱故事,一个让人窒息而压抑的故事,故事的结尾无疑是悲情的。毋庸置疑,梁玲笔下的爱情,是灼人的,同时又是疼痛的。我们在小说中看到,传统的伦理道德在两人炽热的性爱中轰然倒塌,人性真情与伦理道德,在人物的内心世界构成的合理性与矛盾性的冲突,形成了小说最大看点。
我在想,梁玲,她用了多大的勇气写出世人眼里的不论之爱?但文字流露出的一切又是合情合理的。这就是她作为一个冷静的思考者与旁观者带给我们精神上的一种理性认知。说实在的,我看小说,很难一篇一篇看下去。而读《逝去的蝴蝶胸针》,我却是一口气读完的,你还别说,梁玲的叙述很勾人,是那飘着墨香的一粒粒文字勾着你一篇一篇读下去的。单这一点,我就说她不简单。
我与她常常电话或者微信交谈对文字的看法,很奇妙的是,这是我们彼此都喜欢的方式。而且她为人低调安静,又很真诚。对她的喜爱自然多了几分。
人常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我想,2016年,认识了梁玲,不仅仅是互相鼓励,更重要的是隔空心灵与心灵的对话。有一天,我倦了累了懈怠了,那个打我电话的人是她,便是一种慰籍。我相信她的作品会越写越好,就像我相信我们终会相见一样。
 ( 季纯,本名韩雪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新图片文章

    • 灼人的爱情和疼痛
    •  我的室友是雨晴
    • 知名职工作家梁玲小说集《逝去的蝴蝶胸针》出版
    • 新城三曲(组诗)
    • 家的记忆
    • 赵丰随笔集《哲学的慰藉》出版发行
    • 博古知今 品味中华文明
    • 喜迎知名女作家伏萍散文集《生命的叶子》
    • 崔彦长篇小说《暴雨》倾情奉献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资讯

    热图

    • 《天天向上》已婚男主持人田源夜店照 与妙龄女激吻
    • 熟女
    • 超美女
    • 17岁哈萨克女排队员一夜爆红 身高182腿长120
    • 天赐之美
    • 最美花季
    • 清纯校花
    • 精致女生
    • 百合朵朵
    • 美到想不到
    • 唯美刘诗诗
    • 醉美马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