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委员会主任周折:画家张平

散文委员会主任周折:画家张平

2017-04-14 09:44:07我要投稿 进入论坛   点击量:3062  



有些时间不见张平发微信了,心里总感到空空的。忽然看到其妹张小珂通过微信发来一段介绍张平和画作的短片,越看越觉得后背上刮凉风,再一联系,方知张平病了,病得不轻。自去年6月份诊断出病恶,医院已两次给他的人生划上了终点,上一次划断在元旦,这一次划断在五一。前一阵家人和单位都在为他准备后事——不是在准备厚葬,而是在准备一场厚重的画展,赶在医院划定的时间点之前,为张平的艺术人生划一个圆满的句号。

世界上,已经很少有人像张平这样痴情艺术了,很少有人像张平这样甘愿为艺术而殉道了,更很少有人像张平这样为了艺术而忽略一切、顾不得一切。

社科院那幢早就该拆而未拆的两层小楼,你难以想像有多暗淡、多狭隘、多简陋。当张平为你推开他的画室单门时,你第一担心是掉到门里去,第二担心是怕踩坏了什么东西,第三担心是怕坐烂了什么东西。好不容易主人把你安妥在一个指定位置上坐下,你又不得不为主人在如此受限的空间能否画画担起心来。只有真的坐定了,你才会发现,这个狭隘的空间里其实只有三件东西:画,画框,还有被画和画框围定了的虚位以待的屋子的主人。

泡艺术圈的陕西资深达人,没见过张平真身的肯定有,没留意过张平这名字的恐怕很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常混迹艺研所的文人堆,听人谈的是张平的画,书封上常落着张平的名。再后来自个儿在这个圈子跑得少了,10多年后去见张平,突然就有了隔世之感:张平那些作品的想象力之神,刻划功夫之深,已经到了你不得不为他的作品称奇称绝,更不得不为他的人品和心态而称道称是的地步。面对张平的油画作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从构思到形象,每一张都反映的是画家自己的思想和艺术追求,是真正的创作,是真正的作品。算一算张平创作的1300多幅作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对艺术百分之百的喜爱,没有感情上百分之百的投入,别说一笔一笔地画,就是一盆一盆地泼,也不可能鼓捣出如此丰富多彩堪称批量的作品。

张平的画主要指油画,画作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人物画,人物画的相当一部分是名人主题画,而且还有相当一部分与伟人相关。作品中那些情节和细节,幅幅都是夸张的甚至大多数都显荒诞的,但也并非失谱的。2015年11月习马相会于新加坡,张平当日在微信上晒出一张三年前的画作,竟然是习近平与马英九先生各乘一舟伸手欲牵的情境,不管懂画的或者不懂画的,无不谓之神。足见张平那头稀疏的自然卷底下并不是一副只装着技法的脑袋,他情系天下,他悲人忧天。

张平的人物造型个个都是夸张的,甚至大多数都是变形的。也正因为如此,这些作品是更专业的更适于被行家收藏的,而与商品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五年前我到他的画室看画,问他画了这么多年这么多作品,又变不成钱,媳妇就没意见。他说,没有没有,人家说组织发工资叫你画画呢,你就好好画,别三心二意地老想着挣钱。我没见过其妻康老师,最近看到康老师接受记者采访,正好佐证了张平的话。张平的艺术空间,真真切切是一个从未被铜臭奸污过的处女世界。张平的人物作品,所有伟大的主题和人物总是被童真所破解,那是一个个被人性化了的世界,被纯情的艺术家的头脑过滤过的世界。

张平的作品,也并非都是变形了的和儿化了的艺术。看看他的静物和花卉,那种真切和纯净,使人有一种不忍触摸之感,因为你会感受到那是画家作为主体与客体之间的一种感情的交融,那是一种只有耗尽心灵之烛才能完成的创作历程……

张平,是那种为人和学问本可以为师而不必称之为师的人。他的创造和创作,为同道所仰慕;他的平易和朴实,为每一个走近他的人所称道。他长在西安美术学院,学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供职在陕西省艺术研究院。除了美术创作和研究还有什么?我看,还有张平的真实、真挚、真爱和真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新图片文章

    • 理事伏萍:父母爱情
    • “微风书公益”落户咸阳图书馆
    • 网络委员会委员山岚:贾平凹的大餐
    • 同书劳动美·共筑中国梦——火热的岗位 文采飞扬
    • 关于陕西省首届职工文学网络征文大赛评选结果的通报
    • 理事史飞翔新作《关中地域与关中人物》出版
    • 《岁月如歌——王忆唐诗选》出版热销
    • 理事白来勤获“蔡文姬文学奖”
    • 陕西省职工作协举办细柳创作基地首批采风活动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资讯

    热图

    • 《天天向上》已婚男主持人田源夜店照 与妙龄女激吻
    • 熟女
    • 超美女
    • 17岁哈萨克女排队员一夜爆红 身高182腿长120
    • 天赐之美
    • 最美花季
    • 清纯校花
    • 精致女生
    • 百合朵朵
    • 美到想不到
    • 唯美刘诗诗
    • 醉美马苏